声明:本网站为苏州律师法律公益网站,引用的部分外来资料,若权利人认为侵犯其知识产权,请本律师联系核实后即予以删除
热点评议
当前位置:首页 >> 热点评议

生活不只有诗和远方,还有眼前的自私

发布时间:2017-11-15 浏览次数:10338

转眼,近21年不怎么完美的法匠生涯就要过去了,习惯了刑事案件中演绎出的种种人生悲欢离合,凄风冷雨,绝大数家属选择对行凶者表示谅解,有家属的态度,有本人的忏悔,有金钱赔付的因素,也有少部分家属选择不谅解,这就是生活,无可厚非。

当然总有些人无法得到别人的原谅,有其必然性,譬如刘鑫,从现在固有的社会氛围角度分析,实际上她自身已经意识到被害人的死亡是为她挡了这十几刀,作为显而易见的受益一方,整个家庭以及她本人都惧怕江歌亲属提出经济上的索求,趋利避害地淡化与整起事件的参与度是其根本动机。但是从最基本的道德层面上讲,平和的对待家属----一个离婚后几十年相依为命视之为珍宝的逝者母亲,就是最基本的道德,你可以选择不承担任何法律上的责任,不必支付任何金钱补偿,不必帮助警方指控犯罪,不必发个推文祭奠死者,也至少应当出现在死者的葬礼上抑或在她的坟前插一朵表达哀思的花吧,如果这都没有,至少不能将为己而死的生前好友称之为“天生命短”,人的行为受道德感羞耻感的约束,这些天然的情感发源于千百年来人类社会所自然形成的最朴素,最基本的正义观、是非观、价值观,芸芸众生概莫能外,大多数人都有着相同的身份,或父母的子女或子女的父母,身份重叠带来的是物伤其类的社会群体的共鸣,江歌事件的女主角在一年中的所为突破了人们蔑视逝者的人伦底线,得不到原谅是必然的。

每个族群,每个社会,每个历史阶段,甚至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道德操守底线。中国律师行业从清末民初开始发展至今,跟很多传统技艺行业一样,从业人员的发展历来有些无法改变的传统,比如说师傅与弟子的传帮带,象传统的匠人一般,年轻律师可以从老律师那里学习接受技能教育,更重要的是获得一些经济上的支持,对于大多数传统非公司化管理的律所而言,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分配案源给年轻律师,既能获得一部分经济收益也能锻炼职业技能 ,如同一个成熟的执业医生一样,很难想象一个医生没有实践仅靠有限的书本知识能成长为一个合格医生。但在一个团队中,如果有人害怕并吝啬于付出金钱、精力,反而公开宣称给年轻律师案源上的帮助是对年轻律师的剥削,那么你说这不是一种自私狭隘的作为,同业者很难信服,每个能够成长起来的律师都需要前行者的辅助,在这条艰难的旅途中,不愿意出手相助是一回事,这是无法强求的道德标准高地,但诋毁施于援手者就是突破价值底线的行为,我想任何一个团队都不能允许这样的思维存在,它会极大的毒害我们生存发展环境,将其清理出自己的团队也是一种必然选择,一个团队走向成熟需要经过无数的险滩,曲折,困难,在这样一个漫长而艰难的征途中,没有人敢于与极端自私的人为伍,因为这艘船哪怕有一丝沉没的迹象,最先凿沉事业之舟的就是这样的男女主角。我们的要求并不高远也不奢侈,我们希望我们生活工作的身边的人具备最基本的道德水准。但我们也应当有充分的内心确信,一个内心极端自私,且态度粗野不顾及他人感受的人,在社会横行时也许是无敌的,但其内心却是卑微的,只是社会人类中的孤魂野鬼,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快乐幸福。

作为每一起公共事件的旁观者,对于突破道德底线的所作所为,如果社会全体都默不作声,那么这个社会何其可怕,法制社会不是佛门净土,不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任何事情都是有其因方有才有果,所谓自食其果理所当然,法律无奈,无果,社会群体再不关注,则天理无存。

大多数人的诗和远方都位于地图上找不到的爪哇国,在久远的人生之路,可以远离极端自私的同类就是我们的莫大幸运。